香港开补历史课,还不算晚
香港开补历史课,还不算晚
雷火电竞网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10-29     【字体:

80654E3BA9F7A8668543EEE6DC7B89BB5DE3A962_size28_w640_h488.jpg

近日,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,中国历史从下个学年开始成为初中必修课。

看到这则消息,想必不少小伙伴都大呼吃惊:原来香港回归20年了,中国历史却还不是必修课。
还记得去年底,有媒体曾做过一个调查,专门考察香港的中学历史教育现状。调查结果令人大跌眼镜,香港中学生对于中国历史的知识储备要低于预期。具体一点讲,“新中国成立于哪一年”这个问题,一共向来自80所香港中学的学生随机发放了三百余份有效问卷,只有27%的人能准确答出“1949”。

尴尬现实,何以至此?恐怕得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说起。

在香港,历史学科共分为两个互相独立的科目,一个是“中国历史科”,学习中国古代到近现代历史;另一个是“历史科”,主要学习世界历史。这一格局在1960年左右就已经奠定,并延续至今。

到了70年代,中国历史科被设为初中共同核心课程,通俗点说,就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必修课。和中国历史并列的,还有中文、英文、数学三门课程。中国历史教育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到了1993年却风云突变,香港开展教育改革,将历史科设为“人文与社会科目”中的五个子学科之一,初中生必须选修包括中国历史内的两门学科。自那时起,中国历史不再作为一门必修课存在,地位逐步降低。

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,这本是重拾中国历史教育的好时机,但随之而来的香港教改仍旧走了弯路。

按照教改规定,中国历史被划入“个人、社会及人文教育”这个大类,大类并没有规定具体的科目与课程,而是划分了6个外延很大的范畴,要求学校在课程设计中必须涵盖。这种语焉不详的规定,使得拥有自主制定课程权的各学校,没有把历史知识系统、全面、独立地教授,进一步弱化了历史教育。同时由于中国历史背诵条目多、难度大,香港“高考”中选报历史的人数远远低于物理、生物、化学、地理等。对此,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感叹,“我们用通识课取代中国历史必修课,十年后再反思,我认为是错的”。

中国历史教育的长期弱化,对香港年轻人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。某种意义上,是历史认识的巨大缺失,给了“港独”滋生的环境。而这也是为什么回归祖国都20年了,“港独”仍能兴风作浪扰乱社会秩序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如今参与“港独”活动的人群中,许多都是香港的年轻人,他们对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一知半解,却十分热衷于干些数典忘祖的勾当。他们没有受到过完整的历史教育,却将其简单粗暴地归结为“洗脑”:学习历史,加强对祖国的归属感是“洗脑”;用普通话教授中文课程是“洗脑”;甚至小学生学习《基本法》也是“洗脑”。

史学大家钱穆曾说:“欲其国民对国家有深厚的爱情,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深厚的认识。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,必先使得其国民对国家以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。”爱国主义的培养源于历史教育,树立正确的历史常识,才会有正确的现实认识。

难以想象对中国近代史有所了解的中国人,会用“支那”来侮辱自己同胞;会跑到英国领事馆门前求助。纵观世界,进行良好的本国历史教育,也是各国的通行做法。1993年,美国就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了历史课程的核心地位;德国教育法也明确规定,历史教科书中必须有足够内容的纳粹时期历史,以引导学生反思侵略。而那些没有进行过良好历史教育的国家和地区,往往乱象频出、政局动荡。
香港回归祖国20年了,“一国两制”一直是坚定不移的发展方针。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,香港在维护“一国两制”、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一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魍魉魑魅。只有从根本上加强历史教育,提高历史素养,才能清除歪门邪道的滋生空间,守护好“一国”之本,发挥好“两制”之利。

来源:雷火电竞网
星光大道 尖沙咀 南丫岛 维多利亚港 太平山顶 香港沙田马场 香港荔枝角公园